• 元帅的变身之旅

    时间:2019-12-21 19:55:40



      斯庄•福尔摩是吉斯提斯帝国的第二任陆军元帅,他的军衔继承自上一任元
    帅,也就是他的父亲,萨可菲斯•福尔摩。

      萨克菲斯•福尔摩作为军人显得光明磊落,刚正不阿,他带领的军队战无不
    胜,纪律严肃。而萨克菲斯希望自己的孩子,斯庄,也能像自己一样,成为一个
    嫉恶如仇的男子汉。斯庄,并没有没有让他失望。

      今年二十五岁的斯庄,身高接近两米。健硕的肌肉,加上继承自父亲的过人
    颜值,使他成为了吉斯提斯帝国的明日之星。帝国皇帝将公主许配给了他后,各
    路侯爵伯爵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给斯庄,哪怕是做妾,他们也希望能抱紧这根
    金大腿,而这些贵族小姐,对此也并不排斥,毕竟,没有女人能拒绝斯庄这样的
    男人。但斯庄对此并不感兴趣。

      能让斯庄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他喜爱战斗,喜爱刀剑之间的博弈。喜爱美食,
    喜爱研究各种食物的烹饪技巧……,但唯独女人,没法引起斯庄的注意。

      斯庄讨厌弱小,讨厌他一只手就能举起的女性。他宁可背上他那把二十公斤
    重的巨剑后绕着帝国首都跑三圈,也不想和任何一位贫弱的女性待在一起谈什麽
    情情爱爱。

         ***    ***    ***    ***

      今天的帝国的首都依旧艳阳高照,斯庄正在城外的练兵场中和亲卫队的士兵
    们一起进行训练。在他大气不喘地做完五百个俯卧撑后,士兵们为他送上了喝彩
    \。

      「什麽时候我们才能像元帅一样强壮呢?」说话的是斯庄亲卫队的里的一名
    士兵,他叫迪塞尔。

      「别做梦了迪塞尔,这是天赋,是遗传,元帅就算做五千个俯卧撑也不会喘。」
    回答他的是亲卫队的另一位士兵,伊沃。

      他们的窃窃私语并没能逃过斯庄敏锐的听觉,他并没有说什麽,他觉得士兵
    们对他的崇敬能提升部队的凝聚力,况且他也很享受旁人对他健硕身材的赞美和
    惊羡。

      尽管斯庄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帝国最强壮的男人,但他仍没有松懈
    于训练,毕竟世界很广阔,吉斯提斯帝国也不是世上唯一的国家,在斯庄未曾踏
    足的地方,很可能有比自己强大的存在。

      在指导50名亲卫队的士兵做完今天的训练后,斯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今天训练结束后大家先不要解散,女巫残党的老巢已经被探明位置,要开
    始久违的任务了。」

      斯庄所在的世界,存在着魔法和武技。魔法只有部分女性可以使用,而武技
    不限制性别。吉斯提斯帝国全民尚武,哪怕是家庭妇女也能用锅铲使一两手连斩
    这样的平民武技。但魔法在吉斯提斯帝国是全面禁止的,使用魔法的女性被称作
    女巫,女巫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军队追捕围剿,被抓的女巫会在牢狱中经受惨无人
    道的刑罚,之后帝国会将她们关入女巫专用的监禁设施,进行改造研究。

      女巫是堕落于黑暗中的女性,她们把灵魂献给了恶魔,换来了使用邪恶魔法
    的能力,而魔法,会给世俗带来巨大的灾难。这是吉斯提斯帝国每个公民所知道
    的常识。当然,斯庄也是公民的一员,他对此也深信不疑。

      斯庄至今已经逮捕了超过300 名女巫,可以说,帝国内部超过九成的女巫都
    是斯庄抓获的。毕竟女巫会强大的魔法,一般人就算会武技,也没法抵挡烈焰,
    雷电,或飓风。只有实力强大如斯庄的人,才能在女巫和她们僕人的顽强抵抗下,
    击败并抓获她们。

      「帝国内的女巫势力已几乎被我们扫蕩一空,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女巫狩猎
    任务。残存的女巫都是实力最强大的,我不能想象到这次她们的抵抗会有多强烈,
    请大家调整好心态,谨慎应对。」

      在斯庄发表讲话后,士兵们大多表现得跃跃欲试。他们都参与过女巫的狩猎
    任务,在他们看来,不论多强大的女巫,在斯庄元帅面前都不值一提。有些人已
    经开始幻想抓到女巫们之后,该怎麽责罚她们了,毕竟每个女巫,都有着过人的
    外貌。

      「再次提醒各位,最后一次任务,大家要做好苦战的準备。所有人解散整理
    行装,20分钟后,回到这里集合。解散!」

      「是!……!!」士兵们立军姿回应斯庄的命令后,就抱着各自的心思,开始
    整理起装备。

      斯庄也来到了训练场的物资间内,开始挑选自己要带的装备。

      首先是武器,斯庄擅长使用门板一样大的巨剑,20公斤重的巨剑【蒂】是
    斯庄的标配武器,这把剑的材质特殊,剑身使用缔梵石打造,缔梵石打造的剑,
    隔热,耐寒,阻电,还拥有一定程度的魔法耐性,可以说是对女巫专用兵器。这
    次任务,斯庄也要仰仗它。

      「生命恢複药剂2瓶,疾风药剂1瓶,厚土药剂1瓶,干粮也带着了,行了,
    就这样吧。」斯庄收拾好小规模作战用的辅助品后,就提着巨剑向训练场走去。

      来到训练场后,斯庄发现不少士兵已经集合完毕在聊天了。他们大多在聊着,
    今天完事后去哪里放松一下,今天抓的女巫会有多好看等等之类老生常谈的话题。

      摇了摇头,斯庄走向亲卫队长洛提。

      洛提是跟随斯庄父亲征战多年的老将了,虽然他是斯庄的下属,但斯庄对这
    位头发半白,面容英朗的前辈抱有的只有信赖和尊重。

      「洛提先生,禁魔项圈準备好了吗。」

      「斯庄少爷,炼金术师公会配发的30组禁魔项圈都带上了。」老队长行了
    个礼,缓缓说道。

      「有劳先生了,今天如果能把女巫的问题给彻底解决,我们的努力就算有回
    报了。」

      「少爷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请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女巫的能力变幻莫
    测,您今天也要多加小心。」

      斯庄点了点头,提起重剑站在队前,等待着士兵们集合完毕。

         ***    ***    ***    ***

      夜幕降临

      斯庄和五十个亲卫队士兵,将马匹留在了河边的树丛中,趁着夜色过了桥,
    来到了情报所说的玉带镇旁。

      玉带镇建立在玉带河边,因此得名玉带镇,它是吉斯提斯王国周边无数小城
    镇中的一员。得益于河流的经过,这里的商业还算发达,人民的生活水平中规中
    矩,即使是夜晚,还有几家店铺亮着灯光,店里传来酒客的喧闹声。

      斯庄在前,其他士兵在后,潜入系的武技使得他们的身影朦朦胧胧的,他们
    从临河一侧的镇旁沿着河流前进着,最终到达了镇子后方的墻壁处。

      斯庄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指向上方的动作,后又将五指并拢平放于胸前。做
    完指示后,斯庄蹲下身子,一跃而起,轻松越上了三米高的镇墻。

      上了城墻的斯庄对周围的环境做了粗略的侦查,确认安全后,他便对城下的
    士兵们做出了新的指示:他伸出了两个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时指向上方。

      只见亲卫队的士兵们,一个个做出蹲下起跳的动作,用时不超过五分钟,五
    十名士兵便都越过了镇墻,来到了玉带镇内。

      为了确保行动的隐秘性,斯庄并没有提前通知玉带镇的管理人员,面对女巫
    这种神秘莫测的敌人,怎麽谨慎都不为过。

      从玉带镇镇尾,经过一条街,就是情报所指的女巫老巢所在地,玉带镇贸易
    商行。

      这次斯庄伸出三根手指,绕了个圈,士兵们便兵分三路,一队前往商行正门,
    一队前往商行顶部,一队跟着斯庄从后门突入。

      三十秒后,三队人马同时突入了建筑物内部。

      出乎意料的是,斯庄他们并没有遇到什麽抵抗,商行内部安静得令人不自在。
    三队人分别搜索了建筑的三个区域后,交换了线索。

      斯庄带头,站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前。

      此时地下室的铁门已经被揭开,暴露在斯庄眼前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幽邃地道,
    一道紫光环绕的奇异门扉出现在了铁门后的位置上。

      「我想女巫们应该就躲在门后,我先进去看看情况,如果没问题再一起突入。」
    斯庄说道。

      「斯庄少爷,这可能是陷阱,应该让在下来探路」

      「洛提,行了,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如果我都回不来,这次任务也不可
    能成功了。」

      说完斯庄拿出腰间的疾风和厚土药剂,一股脑倒进嘴里,只见青色和黄色的
    光芒在斯庄身上闪过,他的肌肉似乎带上了一丝巖石的色彩,脚下隐隐有微风拂
    过。

      随后斯庄迈出右脚脚踏入了门内,没感到什麽异常,于是他右脚发力,左脚
    迈步,举剑在胸前,以防御姿态进入了紫色的门中。

      就在这时,紫色的光门缓缓消失在了门外的洛提和其他士兵的眼前,留下了
    空洞的地下室,和大眼瞪小眼的众人。

      斯庄进入门内后,并没有遇到陷阱和攻击,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朴素的房间。

      木制的家居散发出怡人的清香,书架,床铺,书桌椅,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
    东西了。即使如此,小小的房间也被塞得满满当当,让人感到温馨而又拥挤。

      在斯庄看来,这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的房间,折叠整齐的粉色被褥,书架上收
    集的花朵标本,无不展现着这点。

      没有遇到往常的诡异魔法阵,也没有遭受魔法的袭击,这都让斯庄感到疑惑。

      「欢迎你,斯庄先生,我就知道进来的人会是你。」

      柔美的女声突然出现,原来有一名女性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刚才我可没看见你,这又是你们女巫的邪恶魔法造成的吗?」斯庄回应道。

      「是魔法,但并不邪恶,这只是我用来保护自己的小小手段罢了。」

      「那你为什麽不一直隐身,这样你还有逃命的机会。」斯庄提出了自己的疑
    惑,如果有隐身的能力,甚至可以躲起来偷袭自己。

      「已经不需要了。」

      「确实如此,至今没有一个女巫能从我手下逃脱,但只要你自己投降,戴上
    我手上这个禁魔项圈,我就不会杀你。」

      「没有女巫被斯庄抓住后还能活下去。」女巫回应道。

      「女巫都会被关在研究所里,你们的生命安全会得到保障」

      「你去过研究所吗?」

      「我没有进入内部的权力」斯庄答道。

      研究所是皇室直属的机构,只有皇族才有资格进入。

      「苏菲,莉莉安,杰西…….」

      女巫突然开始念诵起一个个姓名,斯庄并不知道该怎麽回应,他选择沈默以
    对,看看她想耍什麽花样。

      「这些都是被你抓住的女孩的名字,她们都被关进了研究所里,你知道她们
    有遭受什麽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应该做的只是把你们这些危害国家安全的女巫,
    带到你们该待的地方。」

      「我叫安娜。」

      「斯庄。」

      就像信号一样,报完姓名的斯庄沖向了女巫安娜,有着疾风加速的她,自信
    能在安娜念完魔咒之前,出手急晕她。

      但女巫安娜并没有掏出魔杖,也没有念诵咒语,她只是坐在原地,静静地看
    着斯庄,像是任命了一样。

      霎时间,斯庄已经到了女巫的面前,他侧持巨剑,想要用剑柄打晕安娜。

      茶杯粗的剑柄狠狠地撞在了女巫的脑后,但意料外的疼痛却出现在了斯庄的
    身上,失去行动能力的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闭眼前,他看到的,是女巫安娜古
    井不波的双眼,和微微上翘的嘴角。

      睁开双眼,斯庄发现自己正被绑在床上。

      而女巫安娜正在自己旁边忙上忙下,她把一张张画满咒文的符纸贴在自己身
    上。

      斯庄尝试挣脱,但发现完全提不起劲。

      「不要浪费力气了斯庄先生,你喝下了我调配的药剂暂时没法自由操控身体。」

      「当然,眨眼和呼吸还是能做到的。我可不想让斯庄先生你变成一具尸体。」
    安娜笑呵呵地说道。

      斯庄暗道自己今天算是栽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巫要对自己做什麽。

      斯庄并不怕死亡,但是如果安娜想杀自己,自己也不会有机会睁眼了。

      「你肯定很好奇我要做什麽斯庄先生」

      看了看身旁的符咒,对魔法一无所知的斯庄只能等待安娜解答。

      「这些符咒会让斯庄先生你和我交换身体,以后你就是女巫安娜,而我,则
    是元帅斯庄。」

      让自己变成一个弱小的女人??变成一个邪恶的女巫??想到变成女人之后
    的种种,斯庄做出了挣扎,发出呜呜的声音。

      「姐妹们遭受的噩梦,斯庄先生也应该体验一番!」

      安娜似乎是做完了工序,她走去书桌旁上拿起一把小刀后,又走了回来。

      她平举右手在斯庄上方,刀尖划过掌心,留下一道殷红的痕迹,血珠淅淅沥
    沥地滑落在斯庄的身上。

      「&T^&*%^&*^&*&*&**#@#$&」不能理解的咒文从安娜的嘴里吟唱而出,斯庄
    周身的符咒随着咒文,发出了一道道紫金色的实体光线。这光线包围了斯庄,旋
    即又一圈圈围绕着安娜飞舞,不一会儿,安娜和斯庄就都被光芒包围了。斯庄也
    再次失去了意识。

         ***    ***    ***    ***

      洛提和其他士兵,在搜寻建筑无果后,又回到了地下室的入口,正当他们不
    知道该如何是好时,紫色的光芒又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洛提点了五个士兵,和他一起进入了门内,进入门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
    被绑在床上的斯庄元帅和倒在地上的女巫安娜。

      洛提赶忙给斯庄解绑,并下令士兵给安娜戴上了禁魔项圈。

      这时斯庄醒了过来,他看了看面前的洛提,又看了看被士兵们捆住的安娜,
    嘴角又浮现起了标誌性的微笑。

      女巫安娜这时已经和斯庄交换了身体,她一边感受着这具男性身体的力量感,
    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以后文中的斯庄就是代指女性身体的斯庄,安娜就
    是斯庄身体的安娜)

      「把这个女巫的嘴巴堵上,她似乎会一些邪恶的技巧,我刚才就中招了。」
    安娜做出扶额的姿势,边露出尴尬的笑容。

      「万幸的是洛提你及时赶到,不然我可不知道要遭受什麽了」

      「这是我的责任元帅,您的身体还好吧?」洛提并没有发现什麽不对,他担
    忧得看着斯庄,看着这个从小照顾到大的孩子,他的眼中充满着关怀和担忧。

      「还好洛提,她还没来得及对我做什麽。」

      「下次您应该更小心些元帅,如果出事了,我怎麽跟老爷交代…」

      「好了洛提,没事的,我们来谈谈如何处置这个邪恶的女巫吧」

      安娜赶忙转移了话题,她没有斯庄的记忆,也不想跟这个老头子再唠下去了,
    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斯庄的反应。

      被士兵绑着的斯庄这时醒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看到了眼前的自己,又低头
    看到了胸前的沈重,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奥,我们的小女巫醒了,刚才你不是很神气吗,让我想想怎麽惩罚你。」